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影评观感 > 正文

影视评析《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电影到底在讲些什么?

2019-01-07 03:42 2

摘要或许小众片的商业发行是这部电影被推上舆论浪潮的外力,但是电影风格的杂糅与乱炖是这部电影哗然的内力。

论营销‘零点跨年,守护爱情’各大影院爆满,论制作从起初的400万追加至2000万,论卡司阵容前有文艺女神汤唯后有影后张艾嘉,这部集万众瞩目电影上映的首日票房就高达2.6亿,但这来势汹汹的阵势随着广泛的上映剧情也急转直下,这部没开映就让众人高潮的电影却以低分、差评等负面评论尴尬的继续着,有人吐槽不懂导演在自嗨什么,有人埋怨再也不盲目跟从,有人甚至开场不到半小时就愤然离场。或许小众片的商业发行是这部电影被推上舆论浪潮的外力,但是电影风格的杂糅与乱炖是这部电影哗然的内力。 

《地球最后的夜晚》在某种程度上讲的就是他寻找失去的她,是不是没有头绪,是不是怀疑人生,导演把一个有开始有结束的故事打碎了揉进电影里,并为了不让故事太绝望又以“自我补偿”式的梦境作为结束。这种破坏时间的线性存在,大量的杂糅回忆与现在,片段式的段落组接,大篇幅的长镜头,企图营造一种似梦非梦的氛围,但这种矫揉造作的内核是一个冗长又莫名其妙的故事。

过去、现在与梦境混沌的非线性叙事

整体上来看,电影其实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回忆、现实与梦境,故事的开始是自述式的背景,讲述罗紘武因父逝世再次回到凯里,偶然发现的旧照,于是开始了寻找。

其中掺杂的回忆是寻找的背景陈述,讲述罗紘武被白猫出卖为找真相意外跟踪到了左宏元的情人万绮雯,并深陷万绮雯的爱情陷阱里。在前三分之二的篇幅里零零碎碎的可以拼接出人物背景与人物关系:罗紘武与白猫的兄弟情、罗紘武成长过程中母性角色的缺失、万绮雯的谎言与真实等。电影在进入3D之前都是在现实与回忆的穿插,一方面是回忆里的无法自拔,一方面是现实“寻”中的打破回忆,揭露真相。

换个角度上来说,一个身陷囹圄的女人利用罗紘武来逃脱另一个人(左宏元)的束缚来实现逃离凯里重新自由。所以那些美好的回忆有多少部分是男主罗紘武一个人的意淫呢?但是罗紘武不愿相信这些事实,他宁肯相信那个绿皮书是真的,说出咒语后房子是会转的。

所以第三部分3D片段里,就出现了弗洛伊德式潜意识里的自我补偿,他在幻境中遇见了有脾气小男孩(可能是那个不存在的孩子也可能是自喻无拘无束的童年甚至可能是自己的兄弟白猫)并与小男孩和解,遇见并宽恕了染着红发抉择归属的母亲,遇见了一样容貌的挚爱,得到了纯粹的爱情。

趋于造型感的镜头组接和不明所指的隐喻

《地球最后的夜晚》里有很多长镜头,与理发店老板娘的对话,白猫吃苹果等,这些长镜头的运用也是打破故事进行杂糅之后导致大众不知所云的关键。

一般来说长镜头是为戏剧、情感服务,移动长镜头、固定长镜头也是如此。但对于拍摄来说移动长镜头经常被滥用,当它只是一种作为表现手法而无任何促进电影进行只是单纯的追求构图的造型感时,就超脱了它本身所带有的使命。

解体之后的故事碎片彻底放置在不同的角落,大量的隐喻符号挂钟里的照片,环形旋转的房间等这种物化的重叠感像极了塔可夫斯基的《镜子》。一组又一组概念性的组接缺乏情感纽带与细节,更让观众无法相信影片人物里的动机,这种间离效果的结果就是无法引起共鸣。

  《地球最后的夜晚》以艺术片自居,既保持自我陈述又要走大众营销,这已经不是大众或者小众化的问题,可能是给电影宣传走向的一记警钟,至于这部影片更像是是导演个人化的制梦,是一部非常理想主义电影,精彩在于是导演的修辞制梦,但同时也是架空的问题所在。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