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影评观感 > 正文

白云先生点评电影《老炮儿》

2018-12-10 18:38 1

     《老炮儿》这部电影,看阵仗显然是冲着拍成《共和国往事》,或者至少也得是部《北京往事》这种黑帮史诗款的电影去的。所以,以北京文化圈为代表的许多文化人,纷纷赞不绝口,认为这部电影,是一部丰碑。不仅是那代人青春的丰碑,也是那个时代和社会的丰碑。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部《北京往事》,而是一部《北京古惑仔》。一群文化人,非要强行给一群老混混立传立碑的,问题是立不起来啊。要拍出来史诗感,首先你要说的那些事和人,得能上的了书,站得上去时代的台面。太史公们,司马光们,会给混混立丰碑吗,不会。连混混都能立传立碑的话,天下混混那么多,写书的人,岂不是要累死了。

要说老炮儿们是混混,很多人是不答应的。他们认为,这部电影,拍出来的是暴力美学。一会是黑帮史诗片,一会又是暴力美学片,真是难为了这帮文化人了,为了立这个碑,也真是够拼的。不是随便拎着把军刀,就能拍出来《杀死比尔》这种暴力美学片的。

立碑这件事,最最奇怪的地方在于,为什么给一群混混立碑的,却是一群文化圈的人呢? 难道他们不是太过于分裂了吗? 为什么“北京文化”会如此的分裂,造成这种分裂的历史和社会原因又是什么呢? 这些事情,都十分的奇怪。

要真正的看透《老炮儿》这部电影,关键在于,要能看明白王朔这个人。王朔成了北京文化的精神图腾,胡同文化的痞子,又成了王朔的文化图腾。所以,这代人老了,要给他们的图腾立个碑。

对于中国的文化潮流而言,北京文化圈,一直是一个领潮者的角色。这个领潮者群落里,又站着一个精神领袖和文化教父级的人物,那就是王朔。如果没有王朔,也就不会有痞子文化为代表的北京文化圈。要彻底弄清楚这种种的分裂,要从王朔入手,把他当成一个文化现象,进行分析。弄明白了王朔,才能弄明白这个“北京文化”,弄懂了“北京文化”,才能弄懂一群北京文化人骨子里的痞子情结这个精神疙瘩。

在王朔的身上,能看到老舍《茶馆》里面所洋溢出来的老北京市井文化的内蕴。王朔对老舍茶馆里面写的那句,”人饿死了,也不能饿死鸟,“那种市井到骨髓里面的北京土著文化,是十分的痴迷的。这是构成王朔文化人格和特质的打底色。

后来随着大院文化这种官派文化的冲击,那种人饿死也不能饿死鸟的老北京土著文化,被冲击成了胡同文化,大杂院文化。以前遛鸟的,在新社会,沦为了胡同串子和京油子们。

作为大院子弟,王朔身上的第二层文化染色,就是大院文化。这个文化的特点,讲的就是个阶层和出身。不光王朔,姜文,冯小刚,都是大院里出来的。他们并非胡同出身,却都对胡同文化,报以极大的同情和迷恋。这个圈子里的文化人,几乎都这样。

胡同文化的最大特点是什么呢,那就是边缘性,小市民性。大院出身的子弟们,很多长大了以后,也受到各种社会运动的冲击,以及新的经济大潮的冲击,他们身上的阶层光环,褪色了,沦为了第二胡同。成为新的小市民阶层。他们真的是同情和热爱作为社会底层的那些胡同混混,老炮儿们,顽主们吗?

未必是真爱。这些大院出身的人,他们长大后,经历了老舍所代表的那种土著文化,当年所受到的那种致命冲击。一些深入骨髓的东西,都被碾压成文化废墟。他们在老炮儿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宿命。命运刚起了个头,就看到了宿命,这种惊慌,使王朔这样的一些大院子弟们,认为他们的文化认同之根,要退守到在更古旧的那片文化废墟里。

作为当代“北京文化”的首席精神领袖,王朔却是一个没有魂的人。因为他断过两次魂,一次是老舍的那个魂,一次是大院的那个魂。一个没有魂的人,却成了一个城市地方文化的精神领袖。

而王朔要给自己招魂,招这个文化的魂,他选择在“北京往事”里,这片文化废墟里,给自己招魂。所以他写《血色浪漫》,写《动物凶猛》,都是文化招魂的自救之作。他无法迎着时代向前走,于是他选择了蹲在过去的废墟上,怒目而视的瞪着碾碎了他的青春使他断了魂的新社会。

王朔文化人格的第三重,就是废墟祭祀。王朔成为了北京文化圈那代人的精神领袖,因为他写出了那代人的青春,也写出来了那种连番断魂的幻灭感。

我们都是大院出身的人,阶级血统高贵着呢,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因为我们是北京人呐。可非要认真的问下去,你北京文化,到底是个啥,以及北京又是个啥? 北京人又是个啥? 傻眼了。老舍们已经没了,大院也已经没了。掰着手指头一想,能拿出来说叨说叨的,居然只剩下了少不经事时候的泡女人,打群架和耍流氓。

这种事,也是文化? 那是个人,岂不是都很有文化啦。你别笑,他们是认真的。不然你看《阳光灿烂的日子》这部电影就知道了,他们真的把这些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做会做的一些青春期流水账的琐碎事,都当成了文化祭坛上的神祗。

王朔如此,姜文如此,冯小刚如此,甚至崔健也如此。

到底什么是北京,到底什么又是北京文化。其实王朔心里有答案,那就是老舍所代表的那个老北京。问题是,他身上的大院文化,又盖住了那个底色。他焦虑,他保守,他对文艺,对文学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野心,对世界对人类对宇宙对终极思考,他也根本没有丝毫好奇心。他整个人,都北京化了,市井到了骨子里,但是北京却已经不再是北京。于是,他也愤怒。

老舍和他所代表的东西,可以认为是北京文化的1.0版。老舍有文化吗,有。老舍是痞子吗,当然不是。王朔作为老舍之后的北京文化2.0版,为什么就把这套老舍传下来的衣钵,给痞子化了呢。他不是不想成为老舍的升级版,只是他做不到。

作为老舍的精神传人,王朔在新北京身上,已经找不到原汁原味的市井气韵。而痞子们,老炮们,顽主们,作为市井文化的残余,留给了王朔极大的文化象征意义。所以,他和他的追随者们,像个守陵人一样,守着这些文化残骸。一遍又一遍的,反复的祭奠,他们就是一群断过魂的文化守陵人。

一群文化人,在痞子流氓身上,找到了魂。他们站在文化和流氓交叉的十字路口上,一个古老北京和新北京交叉的十字路口上,以一颗失魂落魄的市井之心,来一遍遍的讲那些市井之事。老舍讲遛鸟,他们就讲痞子。

遛鸟的已经没了,痞子们也已经没了,他们还在继续的讲。看上去根本停不下来。讲到他们老的快要讲不动的时候,那就给它们立个丰碑吧。于是,《老炮儿》这个立碑之作,就出来了。

他们是痞子吗? 根本不是。他们是文化人。那他们为什么要假装自己是痞子,用那么强烈的代入感,把痞子们干的混蛋事都当成自己的史诗来美化来抒情呢。因为他们软弱,在鸡蛋和石头两样里,时代是石头,他们是鸡蛋,是被碾碎成废墟的人,是断过两次魂的人。

假如有一天,北京文化2.0版的精神教父王朔故去的话,未来的北京文化3.0的圈子,肯定也会要给他立传立碑的。而且会往《教父》那个款型上拍。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人生很多事,都是如此。而让一群文化人终生魂牵梦绕,满心向往之用以抒怀一生雄性壮丽诗篇的,不是什么伟岸的大英雄,却不过就是一群市井泼皮的老炮儿。可见,他们所代表的这种富有市井特征的文化是多么的贫弱。贫弱的就如一个娘炮。

男人,市井到了骨子里,都会变成娘炮这种尤物的,比许晴都美。尤其是文化人。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