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影评观感 > 正文

影视评论的相关通识性知识(二)

2018-12-04 03:10 10

“机位”是电影的创作者对摄影机拍摄位置的称呼,也是影片分析中对摄影机拍摄点的表述。

实际上,机位是影片导演风格中最为重要的语言形式。   

·机位的运用是电影的叙事形式。   

   ·机位的变化是电影的镜头形式。  

   ·机位的变化规律是影片的视觉形式。

从宏观的意义上讲,电影中的机位有如下的意义:  

1)机位就是视点。是决定我们从一个什么样的角度看到影片叙事的发展。  

2)机位就是构图。每一个机位拍摄的画面,由于位置的不同,会产生不同的画面效果和构图效果。  

3)机位就是调度。每一个机位反映了导演在空间上,在调度上是如何完成电影的叙事的。我们知道,戏剧场面调度的核心是人物在舞台中的位置。他反映了戏剧导演对人物在舞台上每一个点和位置的处理关系。因为戏剧的表现是没有景别的划分的,是从一个点上看到的环境关系和人物的关系。  

4)机位体现了导演的叙事方式。有的导演在镜头的转换中,镜头变化的幅度比较小,有的导演在镜头的转换中,镜头变化的幅度比较大。有的导演机位变化比较有规律,有的导演则表现出更大随意性。  

而电影的场面调度则更为丰富,它包含了两个方面的因素: 

 1)人物在场景空间中的调度与处理。  

 人物在场景中的调度处理应该体现叙事的需要,导演风格的要求。人物的调度既是任意的、主观的,又是受一定限制的。  

 2)摄影机机位在场景空间中的调度和处理。  

 电影场面调度的核心是摄影机机位的调度。摄影机机位的设计、运用、具体方式、变化的规律,都反映了导演的镜头意识和视觉语言的形式。在电影的创作过程中,机位的设计与运用既反映了导演的技巧,又反映了导演的叙事风格。  

我们分析影片(全片和段落)中的机位关系时,要注意如下的问题:

1)具体分析导演在一场戏的镜头段落中,是从哪几个机位的点拍摄完成和表达影片的叙事的?  

2)分析摄影机机位在这样一个叙事的过程(段落)中,是怎样布局的?平面的构成效果是什么样的?  

3)分析影片中某一个特定的段落中(例如:表现人物的动作,表现事件的细节)机位的处理有什么样的特点?  

4)在全片中和一场戏中,机位的处理与布局有什么样的规律?实际上我们在拉片的过程中就会发现,所有的摄影机机位的排列是有规律的,不管导演是否有这个意识,这种现象是存在的,我们要分析镜头处理与布局的规律。  

5)分析影片中的机位是如何表达影片中的空间关系的?电影空间的表达,是通过镜头的处理来实现的,镜头的景别的远近,方向变化的多少,对影片的场景空间表达有决定的意义。  

6)这样的机位处理对人物性格的塑造、人物形象的表达又有什么样的帮助?对于影片中人物的性格、形象,可以用静态的画面完成,也可以用运动的机位画面处理,这两种方法带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7)在影片的一场戏中,采用哪几个机位完成的叙事。有的影片,一场戏的镜头非常少,非常明确,两三个机位就完成了一场戏的拍摄.而有的影片,一场戏的镜头非常多,机位非常多,变化十分丰富才完成一场戏的拍摄,通过比较,我们也可以发现镜头处理的规律。

范文二

时代环境冲击下人性的扭曲

                        ——浅析影片《霸王别姬》

由陈凯歌指导的电影《霸王别姬》无疑是我国电影史上一篇经典巨作,以其恢弘大气的场景与气魄用一种写意般唯美的手法,讲述了京剧名伶程蝶衣的一生:从师,求学,蜕变,成名,变态,矛盾,迷茫,通奸,批斗,死亡。其特定环境下饱含宿命意味的人生毫无疑问是悲剧的、可叹的,而它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与典型意味。当程蝶衣一步步的由初于强势地位的大环境与宿命压迫而导致人性的逐渐扭曲时,所表达出人性的悲哀与无奈也就一遍遍的叩击在人的灵魂深处。可以说,程蝶衣的人生信条与时代环境所产生的一次次针锋相对的碰撞即是其人格一点点扭曲的开始,也是本片成功的精髓所在。

我们知道,人的精神信条是一个人的精神内核的集中反映,是个体的外倾力即欲望的外在表现,是依附所处环境而逐渐形成的。程蝶衣(小豆子)的人生信条的第一次改变发生在拜师过程中。母亲(艳红)为了让他能够顺利拜师,而割掉了他的骈指。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阉割的隐喻。导演从中暗示了其由雄转雌的过程,同时这也是环境第一次强行作用于他的精神世界是其精神被封建戏曲文化强行同化的开始。母亲的一刀使他失去了原有的精神(骈指),使得“从一而终”“成角”“人得自个成全自个”等思想能够根深蒂固的牢牢控制住他。并且当这些思想后来与时代环境产生激烈冲突而不能实现时更加剧了程蝶衣人性的扭曲与其人生的悲剧效果。可以豪不夸张地说,阉割是程蝶衣一生悲剧的开始。

说到人格扭曲这里不得不提“思凡”与“张公公强暴”两场戏。如果说阉割仅仅是个开始的话,那么这两场戏则是人格扭曲的最直接反映。“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一句台词则是本片程蝶衣性别指认过程中的重中之重。最开始,小豆子背错“思凡”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虽然是背错,但说明这时的程蝶衣性别指认还是正常的,清醒的。当那刑来挑选戏班子时偏偏挑了“思凡”来考小豆子。小豆子依然背错,这时导演用了一组意味深长的镜头来处理:段小楼(小石头)背对镜头用烟杆猛杵小豆子的嘴。这分明是强奸的隐喻,是赤裸裸的精神强奸。京剧鼓点的伴奏使得这组镜头极副动感,给人极大的震撼与心灵冲击。命运再一次暴力得改变了程蝶衣的心里指认与精神信条,使他再一次表演“思凡”时正确的唱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同时,我们可以注意到,导演在表现程蝶衣转变时多次对其面部进行特写。开始出错时其表情是自然的,想当然般的。当其受师哥责罚时,目光是呆滞的,迷惘的。而后,当他完成性别指认转变以后目光则是坚定的。这使得程蝶衣的人格扭曲得以很好的体现出来,对剧情及全片得感情表达得以很好的进行。 

相比较而言,张公公的强暴则是真实的,肉体上的。其影响对于心志尚未健全的程蝶衣来说不亚于精神上赤裸裸的强暴,这无疑是对其性别指认和人格扭曲的一个巩固与加强。导演拍摄强暴时运用了主观镜头,镜头是晃动的。这使得环境与张公公是荒诞的,妖魔化的。突显出程蝶衣幼小心灵的动荡。这恰恰说明程蝶衣的人生信条此时还是动荡的,不稳固的。而当其被强暴完后,麻木的走出府门,镜头则是平稳的。这里同样有一组镜头是值得回味的“程蝶衣收养了一个弃婴”这完全是一次母性的体现。如果说此前的人性扭曲还不够完整,那么此时的程蝶衣则完全变成了一个女人。本段的最后,导演拍摄了弃婴在灯的照耀下身处黑暗包围中,这是母体子宫的体现,象征着新生。是程蝶衣做为女人生命的开始。

一步步的人格扭曲导致程蝶衣对其人生信条(从一而终)的极端信仰和对其师哥的深深爱慕。而段小楼的一次次背叛则是现实对程蝶衣人生信条的一次次戏弄与亵渎。程蝶衣想要从一而终,然而时代背景已经不允许这样,他只能放弃现实而虚幻入戏,这是做为个体与现实与命运矛盾的激烈冲击。其结果进一步加剧了程蝶衣心理上的扭曲。可以说菊仙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这一进程。她得出现使得程蝶衣与段小楼的厮守越发不可能实现。程蝶衣的性别指认并没有随段小楼的远离而渐渐减弱,反而使得他的性别转化更加坚决与彻底。他开始和袁四媾和。当小四窜演虞姬时,段小楼的背叛再一次加剧了这个过程,当段小楼来找程蝶衣道歉,程蝶衣闭门不出,此时段小楼点出了程蝶衣的悲剧所在,即:不疯魔不成活。而导演在表现程蝶衣时却更具匠心:他(她)没有卸妆,沿用虞姬的姿态,甚至在段小楼走后如戏剧般缓缓回头。  这是不合现实情理的,但却真实得刻画出程蝶衣的心理向虞姬过渡。人戏不分雌雄难变是其演戏的最高境界,也是他心里畸形的体现。正是这种一步步的人格扭曲,才导致程蝶衣最后的悲剧,悲嘶出个体人性在命运下的挣扎、扭曲与绝望。

另外京戏霸王别姬作为本片的重要元素,在片中贯穿始终,也是使程蝶衣心理扭曲更自然体现的保证。因此想要深入的了解本片,就必须对霸王别姬的故事有所了解:项羽本是一介草夫,但乱世与时代让他造反,逼他造反,成就了一代英雄,然而最终却让他被汉军所围,最终泪别虞姬,自刎而死。可以说,这同样是时代强行赋予人的悲剧。是个体受大环境压迫而滋生的欲望与现实间想冲突产生的必然结果。这就够成了霸王别姬与程蝶衣悲剧间的血肉联系。对于本片表达程蝶衣心里指认与人格扭曲做好了铺陈与暗示。导演适时的穿插霸王别姬戏剧使得程蝶衣的性别转化更自然更和情理,也加重了本片的悲剧色彩。尤其是结尾一段,师兄弟两人在舞台上演绎霸王霸王别姬。段小楼再一次点出程蝶衣“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使得程蝶衣的人生信条再一次败在残酷的现实之下。程蝶衣选择以戏剧的方式自刎。这时的人与戏合而为一,更深层次上表现出人性这一主体。二者的悲剧效果叠加,完全使人的灵魂感到震撼。

导演陈凯歌在《霸王别姬》对人性的刻画无疑是成功的,但值得指出的是,《霸王别姬》做为一步恢弘大作,讲述的内容很多,因此表现出的主题是宽泛的,多种多样的,这样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其最想要表达的东西,也使得观众抓不住重点。另外,《霸王别姬》只局限于体现人性的懦弱与欲望,并没有深入挖掘人性中闪亮的光辉一面,成为《霸王别姬》中鲜有的遗憾。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