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影评观感 > 正文

惠·感悟 | 社工电影推荐:“空难遗梦”

2018-12-03 07:50 9

文润古今 惠泽海淀

一架飞往休斯顿的班机遭遇了可怕的空难。死神顷刻间夺走了迈克斯.莱恩的好友杰弗的生命,年轻的母亲卡拉在残骸中撕心裂肺地寻找已经无法再回到自己身边的孩子.“空难”,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令他们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迈克斯和卡拉渴望人们的安慰,但又恐惧触及那残酷阴冷的记忆,沉浸在痛苦之中。 然而,在经历了一段艰难的心路历程后,迈克斯和卡拉终于走出了困境,回到了各自亲人的身边,更加挚爱平凡而又珍贵的生命。一段可怕难忘的经历,致使麦士活在阴影的恐惧下,原来,他遇上一次空难意外,虽然侥悻生存,但始终无法摆脱心魔。同时,另一生还者嘉莉也有着同一问题,他俩须经常接受心理辅导,但最后发觉只有互相扶持才能冲破生命中的障碍。

社工看点:危机干预模式的运用

案主相关资料

马科斯在一次空难中幸免于难,还勇敢地带领着领幸存者穿过浓烟走出机舱残骸,为幸存的婴儿找到失散的母亲。在空难后,马科斯否认了自己恐惧,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无所畏惧的英雄、圣人,并尝试着各种各样接近死亡的体验。他会直接穿过车流不息的马路,会站在楼顶的围栏上呐喊,会吃他过敏的草莓。他是心理创伤最严重的幸存者。

接案

城际航空公司在协助马科斯返程时为马科思购买了火车票,马科斯却要求坐飞机返程。神经科医生佩尔曼在飞机上主动接近马科斯,坐在马科斯旁边。佩尔曼简单介绍了下自己的工作,然后飞机出现颤抖,佩尔曼安慰马科斯说,这是正常现象。而马科斯回应他并不害怕。

下飞机后,佩尔曼跟随马科斯去了他的家。马科斯家里来了一位律师,佩尔曼与律师争论起来。当佩尔曼要求马科斯与其谈谈的时候,马科斯动手打了佩尔曼。佩尔曼表示自己可能无法帮助爱马科斯,留下自己的名片就走了。佩尔曼与马科斯虽然没有成功建立初步专业关系,但是两人有了初步接触。

预估

根据初次见面和佩尔曼掌握的相关资料,佩尔曼了解到马科斯是一次次接近死亡的体验中尝试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因为在那次空难中,他在极度的恐惧后反而变得非常镇定,这种“反向”的心理防御机制让他活了下来,但空难后却对他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不能面对那次可怕的空难,不能接受自己害怕。对于马科斯的这种情况,可以运用危机干预模式危机的概念。

卡普兰将危机定义为“危机是指人们实现重大生活目标时受到阻碍,这种阻碍在一定时间里通过一般的方法不能消除,继之就出现崩溃和沮丧,此时许多试图自身解决问题的能力都流于失败”。

危机干预的技术:

干预技术亦称为解决问题技术,因为危机干预的主要目标之一是让当事人学会对付困难和挫折的一般性方法,这不但有助于度过当前的危机,而且也有利于以后的适应。

其干预的具体策略为:主动倾听并热情关注,给予心境心理上支持:提供疏泄机会,鼓励当事者将自己的内心情感表达出来;解释危机的发展过程,使当事人理解目前的境遇,理解他人的情感,树立自信;给予希望和保持乐观的态度和心境;培养兴趣、鼓励积极参与有关的社交活动;注意社会支持系统的作用,多与家人、亲友、同事接触和联系,减少孤独和心理隔离。

面对诸如自杀念头严重的当事人,应采取必要的措施:与监护人取得联系,通报当事人有关情况和可能发生的危险,避免当事人与刺激性情境和自杀工具接触,派人监护、看管等。

帮助面临逆遇的当事人学会解决问题是解除危机的一个较有效的办法,尤其是帮助他们按以下步骤进行思考和行动常能取得较好的效果:明确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提出各种可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罗列并澄清各种可能方法的利弊及可行性,选择最可取的方法即做出决定;考虑并计划具体的完成步骤或方案,付诸实践并验证结果,小结和评价问题解决的效果。

计划

(一)目标

协助马科斯了解目前的自身的状況,通过一定的方法和技巧使马科斯的创伤性精神紊乱综合症得到改善,使其重新回归正常人的生

活。

(二)计划

1.由于医生佩尔曼无法直接为马科斯提供服务,他寻找到了马科斯曾经帮助过的一名女性空难幸存者卡拉。佩尔曼希望通过马科斯和卡拉的互相支持,互相慰籍,最终使他们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2.佩尔曼邀请所有空难的幸存者在离飞机场较近的地方参加小组活动,通过这种方式让小组成员谈论自己在空难过程中个人的一些经历和感受。

介入

1.佩尔曼带马科斯到卡拉家中,并对阿卡的家人说明了来意。卡拉家人愿意让卡拉和马科斯互相支持。马科斯和卡拉单独进行了谈话。起初卡拉不愿说话,马科斯谈到了自己在13岁的时候看到父亲出车祸在自己眼前死去的经历,上帝没有理由的带走了他的父亲,自己从那以后再也不相信上帝的存在。

马科斯的自我披露的影响性技巧使卡拉谈论其经常去教堂的经历。在交谈结東后,马科斯和卡拉一起去了教堂。马科斯和卡拉在教堂谈论到了生与死的问题。从教堂出来后,马科斯邀请卡拉去兜风,卡拉以治疗师的要求为由拒绝了马科斯但马科斯说保证卡拉的安全,卡拉接受了马科斯的邀请。在兜风的过程中,卡拉一直强调安全问题,马科斯说卡拉和他都已经死了,没有必要担心安全。这让卡拉陷入了痛苦的回忆。

2.佩尔曼在开展小组工作时,首先叙述古代部落发生灾难后会聚在篝火前讲述事情的经过,运用了引导的技巧,这有助于缓解小组成员紧张感和不安的心理。然后他鼓励小组成员自愿讲出各自的故事,运用了激励的技巧。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后,终于有人勇于站起来讲述她的故事。在她姐姐和侄子在自己眼前死亡时,旁边的组员想扶着她,安慰一下她,但是佩尔曼阻止了,他让她自己站着。其实旁边那两位组员在此时扮演的是“拯救者”的角色,但在此时那位讲述的组员需要的是自己面对那次灾难,这有助于她摆脱空难的阴影。

此时位公司职员对此感到很不耐烦,佩尔曼只说了3句话就把他劝回到座位上,分别是“你叫什么”“你为什么搭乘了那班级”“你很尽忠职守”,这是典型的应对问题组员的手法,通过对组员角色的指定而使组员更坚定接受团体的任务,这里就是指定了公司职员“敬忠职守”的角色,让他产生一种要对小组,要对成员负责的责任感,消除了他打断别人说话的行为。在组员讲述她和姐姐的童年生活时,佩尔曼又用了“聚焦”的手法让组员的叙述回归到飞机坠地的情景中。

后来有一位小组成员想先离开,因为她不是空难幸存者,她是一位遇难者的母亲,她想过来了解一下有没有人见过她儿子。通过这位母亲的询问,组员开始回忆当时的情形,推进了小组的进程。卡拉也是小组成员之一,但是她打断了小组的进程,在见到坠毁飞机上的女乘务员时,她显得很激动,她把孩子的死怪罪于没有得到女乘务员的帮助,最后离座冲门而出。马科斯没有参加此次小组工作。

3.马科斯和卡拉见面,卡拉询问马科斯是否和自己一样经常做有关空难的梦,马科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马科斯和卡拉一起谈论了空难中的部分经历。最后马科斯表示希望自己能帮助卡拉,卡拉也表示自己愿意陪马科斯出去兜风。

4.马科斯和卡拉一起开车去了奥克兰市中心。在车上,马科斯跟卡拉说他们是鬼,然后两人一起去逛商场,卡拉看到别人的小孩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马科斯建议卡拉一起去买礼物送给自己已故的亲人。在回家的路上,卡拉说在空难发生时,自己没有抱紧自己的儿子,而导致了儿子的死亡。卡拉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情绪深深不稳定。马科斯为了平复卡拉的情绪,证实她儿子的意外不是卡拉的错。他用汽车告诉运动碰撞时的惯性来模拟卡拉在空难中的情景。结果马科斯

和卡拉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住进了医院。

5.住院康复以后,卡拉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生活,她去找马科斯的妻子进行了一次谈话,马科斯的妻子向卡拉诉说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卡拉去医院看望马科斯时,告诉马科斯说自己不再是鬼魂,已经恢复正常。卡拉希望马科斯也回归正常状态,希望自己能帮到马科斯。最后卡拉要求马科斯对她说“再见”,马科斯表现出非常不情愿与不舍。

结案

制定的计划目标基本达成,寻找合适的时机同案主结束专业关系。

一个人的真正价值取决于他从什么程度和什么意义上从自我解放出来。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