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影评观感 > 正文

走出谎言的陷阱——电影《再见列宁》观感

2018-09-08 04:11 14

作者:蒋效中  唐建英

本文原为“共识网”影评征文。今天,“共识网”早已消失,化作了尘封的历史,本文也被搜狐网和其他公号多次转发,曾经成为别人的“原创”文章。

《再见列宁》是德国导演沃夫冈·贝克执导的带有荒诞色彩的喜剧片,2003年荣获欧洲电影奖、德国电影奖等多项奖励。

编剧克里斯说,“ 剧本最关键的是要表现出主人公怎样对待他生活中两个最大的失败。一个是家庭的破裂,一个是国家的衰亡。”  

影片从温情脉脉的家庭谎言出发,在貌似黑色幽默的调侃中,折射1989年推倒柏林墙之后原东德民众的情感阵痛、心理落差和行为变迁。

一、东德的回忆:基于恐惧的信仰

影片中, 儿子Alex为了不让患有心脏病的母亲受到刺激,隐瞒民主德国已经解体的事实,通过自己编辑的电视假新闻,精心构造了一个与外面巨变的世界截然不同的“民主德国”。

但是谎言无法掩盖现实,自我欺骗式的怀旧也不是出路。无论是母亲,还是Alex,都不得不挥一挥衣袖,告别列宁像的残骸,告别他们热诚追逐的旧生活,孤单地面对一个自由、不确定甚至有几分残酷的新世界。

影片一开始,便借儿子Alex之口讲述家庭的变故:父亲和一个女人叛逃了到了西德。接着,家里来了两个警察,希望能找到父亲出走的蛛丝马迹,母亲控制不住的大喊之后,几天不再说话。

母亲从此选择嫁给了东德,嫁给了社会主义事业。社会主义民主德国成了母亲生命中的另一半,成为支撑她生活的精神支柱。她开始将全部的热情投入于社会公益事业,成了社会活动家,甚至和工人、农民和离退休的老干部一起,参加了国家的表彰大会。

父亲出走后母亲的生活和转变构成了影片叙事的主线,也为此后Alex导演的一系列荒诞行为提供了合理的解释。影片将对历史的反思和感慨,融于母子相爱,其新颖独特的故事构思,与温情怀旧并略带伤感的氛围巧妙融合,将严肃沉重的主题,通过黑色喜剧风格表现出来。

母亲对国家的热爱,也许是真诚的。就像新中国刚刚解放时,不远万里回国的海外赤子,国家强大是他们的梦想。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强大,他们不惜放弃个人优裕的物质生活,甘愿放弃来之不易的个人自由,将公共生活视为自己生命的全部。

问题是,在遭遇父亲背叛出走的巨大打击之后,Alex母亲怎么会选择把自己与这个国家融为一体?是出于对这个国家的热爱?还是因为政治极权高压下的恐惧?

直到片尾,当全家人来到别墅度假时,在全家人面前,母亲终于告诉了我们事情真相:当年Alex父亲离开后,母亲因为恐惧选择留在了德国。为了保护孩子,改嫁给了社会主义。但她一直在和父亲通信,对外界的变化了然于心。

她把自己没有离开东德,归结为一个巨大的错误。母亲也许为这十几年不能与丈夫团聚而惋惜,也许为自己备受打压、缺乏自由的生活而痛悔。因此,渴望见到分别已久的父亲,成了母亲临终前的夙愿。

Alex母亲的告白,是她一生信仰的真实袒露。原来她所热爱的这个国家,被儿子Alex认为是她生命另一半的社会主义,不过是一个幌子,只是她为了生存,为了保护家庭,不得不做出的屈服。

母亲的光鲜外表和事业上的成功,掩盖了她内心真实的痛苦和悔恨,她对现实的屈服,让她付出了家庭分裂的巨大代价。

但在当时东德这个秘密警察监控几乎无孔不入的国家,母亲是否有选择的权利呢?

柏林墙倒塌前的东德,国安部雇佣了9万名特工和17.5万名线人,它甚至还遥控了1700万人口的600万人,差不多每3个人中,就有1个人在为秘密警察服务。在柏林墙建起的28年间,平均每天就有8个人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罪名被逮捕。

曾有一对夫妻双方自杀,因为多年来,他们彼此都向秘密警察出卖对方。无所不在的监视,让德国几乎变成了一个集中营,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国家的严密监控之下。

在监视下生活,已经成了德国公民的一种生活状态。柏林墙,分明就是一个监狱的围墙,是一道为东德人自己设立的天罗地网。

假如真理就是顺从,个人就是工具,个人与组织、国家保持一致就成了唯一选择。在一个要么是臣仆,要么是敌人的国家,如果不想被送进监狱,除了成为顺民,人们别无选择。

所以,在Alex眼里,母亲对这个国家的信仰,对社会主义的信仰,其实都是出于恐惧的信仰。或者说,只是出于恐惧的生活,信仰变成了一个伪装,成了一个虚假的谎言。

母亲的真诚演出,为她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而她对国家,对民主德国的所谓信仰,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信仰。真正的信仰核心是朝向永恒的,超越现实的造物主。

本质上,任何个人、国家和主义都不是个人的造物主,将个人、国家和所谓的主义神化为偶像,就是一种对超越现实的造物主主权的僭越。

这样的信仰,使个人沦为可以被任意摆布的玩偶,可以被国家机器任意涂改的符号,可以被任意蹂躏的工具。如果个人的权利和尊严完全被漠视,被剥夺,所谓的幸福就是一个谎言。

自由,如果不能免于恐惧,其实就是奴役。同样,信仰,如果不是基于自由意志和个人良心,而是基于政治高压和精神恐惧,就是政治迫害。电影中Alex母亲的信仰,对她而言,不过是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

正如哈维尔所说,假如社会的支柱是在谎言中生活,那么在真话中生活必然是对它最根本的威胁。

从这个意义上说,母亲苏醒后,与其说儿子一直在用自己编制的谎言欺骗母亲,母亲则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导演一个以信仰为根基的彻头彻尾的谎言。

儿子眼中所谓的“所有她信的,已经变成了空气”的想法,只不过是母亲在配合当时政权真诚演出的假象。在政治高压下,她一直极力避免面对真实的自己,害怕表达自己真实想法。

母亲真实的情感,已被她封存在记忆深处。既然国家需要驯服工具,母亲就全力配合它进行演出。然而,即便如此,不经意间流露的一点理想主义情结,依然使母亲遭受到了被学校解雇的厄运。

二、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

 “自由有许多困难,民主亦非完美,然而我们从未建造一堵墙把我们的人民关在里面,来防止他们分开我们。” 约翰•肯尼迪这篇《我是一个柏林人》著名演讲,被引为冷战时期关于柏林墙的经典记忆之一。

《再见列宁》直视了柏林墙坍塌,东德民众面对社会巨变的迷惘和困惑。

影片导演沃尔夫冈·贝克一直是在西德长大,19岁高中毕业后,他追随女友来到西柏林。当时的柏林,有两条狭长的公路和西德相连,沿途都是持枪的大兵、铁丝网和检查岗。“ 那时在西柏林散步,经常没走多远就看到‘不准再走’的标识,再走就是分界带。”

沃尔夫冈·贝克青年时代就感受到政治现实的错位和荒诞,这根深入心扉的“刺”,成了激发他创作电影的心理动机。所以,他不描述“大的历史事实,只描述普通人民的遭遇”。

当阻隔自由和专制的柏林墙倒塌了,东德人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

就像Alex感受到的,社会主义百货商店的货架空了,灰蒙蒙的百货商店变成了闪闪发光的购物天堂。尽管母亲想吃的东德Spreewald黄瓜,已经被被资本主义名牌赶出了市场,但毕竟能在超市琳琅满目的货架上买到荷兰的黄瓜。

虽然Alex原来工作的电视机修理合作社关门了,但Alex很快找到了送卫星接收器的新工作,姐姐Ariane也成了阶级敌人RuRGER king汽车快餐店的雇员,并且找到了一个来自西德的男朋友,他们很快融入了自由世界的新生活。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像Alex那样在新国家里如鱼得水。影片中,为东德工作了41年的老邻居Ganske还是失业下岗了。也有老人倍感失落,只能在林立的书堆里整日酗酒,寻求安慰。东德的剧变没有带给这些人所期盼的幸福感。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影片在忧伤的怀旧中纪录历史。为了能使母亲在一个过去的东德里找到安全感,Alex甚至打造了一个79平米的民主德国。Alex要求身边的人都穿上以前色彩暗淡的衣服。他雇用两个以前的少先队员,为母亲唱那些被遗忘的歌。为了满足妈妈看电视的喜好,自己和朋友制作妈妈想看的东德时事新闻。

显然,对东德的怀旧,反映了一部分人对德国统一后社会转型的不适和迷茫。正像Alex所说,这是“我为妈妈打造的民主德国,也许是我自己所期望的”。

电影最具震撼人心的镜头是,在落日的余晖中,远处直升机悬吊的列宁雕像,从母亲前面缓缓飞过,母亲满脸惊惧。因为,雕像看上去像一个溺水呼救的人。列宁伸向妈妈的手臂,像一个时代的“挽留”,一个暮色中仓皇的转身离别。直升机缓慢拖走的,不仅是一座雕像,更是一个离去的时代。

这个镜头,非常简洁地表达了一个时代的逝去,以及这种逝去所带来的沉重感。

 柏林墙倒塌,统一后的德国政府为了让东德尽快融入西德,作出了巨大努力,采取一步到位的输血政策。1991年到1999年,向前东德地区输血7740亿马克,并为东部地区建立了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这些措施,短时间弥合了东西德统一后巨大的经济差距,避免了巨变后可能的社会动荡。

然而,正像任何社会转型一样,在一部分人如鱼得水的同时,总有一部分人落寞失意,不能顺利融入新生活,甚至不愿接受新的生活。

那些已过而立之年,在旧体制中曾建立自己的事业,特别是已进入东德旧官僚体制中的人,对现状的满意度很低,只好在酒精中麻醉自己,逃避现实。

其实,对于大多数一般东德民众而言,统一后享受到的就业、福利制度,已经和原先的西德民众没有任何区别。但很多人抱怨、怀旧,并非因为自己的社会福利有什么损失。不满情绪,很大程度上源于自己生活幸福的比较维度变了。

与西德个人奋斗成功者的自豪相比,东德人有种接受施舍的自卑感。其中身处东德制造业地区的民众,心理落差最大,失落感最重。

于是,垂恋个人青春的理想主义,成了一部分人怀旧的精神寄托;于是,电影里,可口可乐在想像中变成了东德人的发明,这是Alex的恶作剧,也是很多怀旧情绪弥漫的老人们的梦想。

但是,没有人真的愿意回到那个买辆汽车要等十年的东德。     

正像导演沃尔夫冈·贝克所说,很多东德人和母亲一样,相信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理论,但不激进,他们只希望渐进改革,认为两种社会制度可以并存,认为东德的问题就是政治老人太多,只要把领导人淘汰掉就好了。他们并不真的想完全回到过去。

三、真相在哪里?如何面对当下?

我们的生活常常被谎言包裹,生活在谎言编织的陷阱里,真相往往停留于当事人的陈述,探究真相成了人们永恒的追问。政治更是充满了尔虞我诈,被数不胜数的谎言所涂抹。

面对谎言,被侮辱与被伤害的弱者,会像诗人北岛一样,在《我不相信》的诗作里绝望而悲愤地发出呐喊——“告诉你,世界,我不相信!”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前南斯拉夫电影《地下》(又名《没有天空的城市》)的主人公马高说:“没有真相,只有你的信念,你演什么,什么就是真相”,“我们都是说谎者,或多或少”。

但是,真相就是真相。

影片中,出于对妈妈的爱,Alex选择了欺骗。也许母亲接受了Alex编造的骗局,但母亲真的相信儿子编制的谎言么?

在爸爸和妈妈相见的前一刻,Alex的女友Lara偷偷地告诉了母亲:已经没有柏林墙了,分界线已经没有了,都是一个国家了。

但母亲并没有显得绝望,她心领神会,安详地看着儿子制作的“民主德国国庆的时事新闻“。

很多人宁愿相信谎言,也不愿面对真相。当柏林墙倒塌后,很多人依然无法接受东德破灭的现实。这时,谎言成了他们医治心理创伤的安慰剂。

影片最动人、最精巧之处,在于母亲克里斯蒂娜和儿子阿历克斯既是谎言的对象,又是谎言的制造者。两人对彼此深切的感情,使他们选择了几近相同的方式:通过说谎来迎合现实,面对生活的失败。

面对家庭破裂的失败,对极权政治极度恐惧的母亲对孩子撒谎说——他们的父亲是因为一个女人出走了西德;面对国家破灭和政权的更迭,困惑和迷惘的儿子对母亲编织谎言——离弃资本主义的西德公民纷纷涌入东德寻求避难。

在这里,谎言掩盖了残酷的现实,并以适当的方式看似合理地诠释了现实,使当事人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现状,完成道德上的满足和所谓精神上的胜利。难怪香港对电影《再见列宁》的翻译还有另一个译名:《快乐的谎言》。

谎言的快乐是暂时的,总有被揭穿的一天。

母亲最后还是知道了东德消失的真相。当时的东徳政府虽然一直靠暴力恐吓钳制言论,以政治谎言掩盖真相,欺骗民众,但柏林墙的轰然倒塌,他们编造的政治谎言马上不攻自破。当人民对政府说谎是犯法,政府对老百姓说谎却无罪时,最后人民只能选择用脚投票。

但在谎言世界长久生活的人,往往已经习惯了谎言。一些人自觉接受了被洗脑的命运,就像儿子Alex所言,“真相本身也是一样令人怀疑的东西”;当一些人因为恐惧选择随波逐流,为了活命而忍气吞声,甚至苟且偷生,人人便沾染了“平庸的邪恶”。

人类的始祖违背神的命令,偷吃了禁果,便开始了说谎。谎言是人类罪恶的渊薮,是社会的致命毒药。如果走不出谎言的陷阱,每个人都深陷罪恶的深渊,不可能得救,更不可能弘扬善、美,信心、盼望就更是奢望,哪里会有幸福可言?

正如托马斯·潘恩所说,如果一个人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那么他就准备着犯下任何罪行。因为谎言腐蚀人们的灵魂,是其他一切罪行的开端。

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怀旧也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在影片中看到,东西徳合并,德国统一后很多人仍追逐东德时代的物质文化符号,渴望挽留那个时代的记忆与情感,甚至用谎言美化那个时代,从而确定自己存在的价值感。

然而,无论是对于Alex的母亲,还是和她一样从旧体制,旧意识形态桎梏下走过来的人们,过去常常是一个沉重的历史包袱。

个体的选择受制于时代与环境。Alex的母亲就像我们的众多前辈,在一个极权专制的社会,很多人为了活命而忍气吞声,甚至苟且偷生。即使在围墙坍塌、社会巨变后依然怀念旧体制,甚至为之辨护。

但是,假如我们身处他们的环境,我们是否一定会比他们更有勇气面对真相?

当新时代的车轮滚滚而来,我们能否在坚持真相的同时,也能超越意识形态的分歧,像影片中的儿子Alex一样,有足够的宽容和爱接纳他们?

我们虽不认同他们的选择和怀旧,但在批判之前,我们是否愿意在恩典中接纳他们的不完美,愿意抚慰他们伤痕累累的过去?对于他们作为谎言的参与者与受害者所经历的苦难,我们是否给予过深深的同情?

影片中遨游太空的宇航员贯穿始终,宇航员说:“在天上看地球,它是那么的渺小。那在这渺小的地球上的人,又有什么不可逾越的呢?我们在地球上的隔阂,又有什么不可以打破的呢?”  

最后,Alex母亲的骨灰也在天空中绽放成了美丽的烟花。这或许是对一个逝去的时代最好的纪念,忧伤而复杂,儿子对母亲的真挚情感,也在美丽的烟花中化成了动人的回忆。

该流逝的谎言要流逝,该弥合的情感也要弥合。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