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推荐 > 正文

静听内心的述说 ——电影《无双》观后感 || 莫小语

2018-11-08 07:59 11

静听内心的述说

——电影《无双》观后感

庄文强自编自导的电影《无双》,看后给我以震撼和激荡,使我忽略了它属于动作、犯罪片,而窥其光怪陆离的生活中真实的内心呈现,以及编导对政治、文化、艺术,尤其是人性的解构和思考。

《无双》以画家、艺术家李问(郭富城饰)被捕狱中述说,展开了20世纪90年代多伦多为时代背景,以代号“画家”(周润发饰)为首的犯罪团伙,掌握了制造伪钞(美元)技术,难辨真伪,并在全球进行交易获取利益,引起警方高度重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这故事就好理解,电影的结尾来一个反转,“画家”身份扑朔迷离……即使编导把李问述说故事中的某些部分作为一个现成的场景展现在你眼前,直至影片结束,你突然像走进迷宫一样,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将影片中前因后果、人物关系等探至故事内因及其形成的肌理,循着影片中留下的线索进入并走出迷宫,解读与体悟编导的用心与寓意。

回顾电影《无双》,感到它与动作、犯罪片的最大不同,就是它非概念化。

影片中的画家李问(郭富城饰)和由其双重性格编述出的代号“画家”(周润发饰),不是神灵与圣子,而是活生生的人,是他心中的标杆、英雄。他们既不是纯粹的艺术工作者,也不是一成不变只顾图财害命的恶魔。好人、善良的人也会作恶,作恶时内心也会退缩、懦弱;而懦夫、坏人也会有善良和勇敢的行为。善与恶互相渗透着,英雄与懦夫互相转化着,一切都缘于生活本身的变化与诱惑。伪造假币的“老大”会随时被抢击中跌倒,又会随时重新站起来;没有阴险邪恶令人憎恶的嘴脸,有的却是敢打敢拼、充满智慧、活得酣畅淋漓的“英雄”形象。印制假钞时苦思冥想的团队专注敬业精神,让你忽略了他们是在犯罪,而感觉他们是潜心钻研伟大艺术品的艺术家。因而,李问意想的“英雄(周润发饰)的产生不是教条的产物,亦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生活之赐、人性之赐,是美好的人性受到时事挤压之后的裂变与突变。所以,《无双》既是一部意想的“英雄”史,又是一部平常人的生活史和心灵史。

《无双》中李问和他意想的“英雄(周润发饰)”,均是男性,他们的懦弱和勇敢均集中体现在他们与女性的关系上。

李问,一个穷困落魄的画家,租住在多伦多唐人街的一个角落里,对隔壁的画家阮文充满了热爱,也许只是爱着一个代表美好、清秀、生活安逸女人的符号,而贫穷落魄、怀才不遇的他禁不住野心的膨胀,不仅走上了伪造假钞的犯罪道路,杀人、抢劫,还由于内心的软弱,自知征服不了阮文,使他做出了一个最有悖于人性的选择,把和将军火拼中救来的女子秀清整容成了阮文。而当秀清把李问从狱中保释出来,也终于明白自己始终都是一个“假阮文”,一个替代品,失望之余,她将写有游轮编号的纸条塞入打火机,并留在酒店做线索。当警方根据纸条即将捕获李问时,秀清引爆了埋藏在游船上的炸弹和李问一起葬身大海。

李问是怯懦的、好色的,有着双重的人格。他有享乐的欲念,经不住金钱的诱惑,对女色的觊觎与占有是一种代表,这构成了他把自己造就成“英雄”的障碍,所以他惶恐而自卑、是矛盾的,这种矛盾深入骨髓。他的内心有另一个自我,于是他假想出代号“画家”(周润发饰),表示他也有他的一套人格和处世方式,是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陌生人,是“少数不为女人而活的人”,拘谨可以变为放纵,善良可以变为邪恶,胆怯可以变为残暴,理智可以变为疯狂,也正因如此才有了毫无压力地行动和思考的自由。二者在他内心纠缠着、撕扯着,最终二者合二为一,真的成了假的,假的成了真的。

于是,《无双》中画作的真假,钞票的真假,阮文的真假,画家的真假,爱情的真假。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乱人心,人心难辨真与假,真假自在世人心。这或许是《无双》影片背后的庄肃意境,颇堪回味。

 作者简介:孙晓娟,笔名莫小语,喜欢业余时间采撷文字,在一字一句中涂描心中的意境,咀嚼品味文字的甘甜如饴,正如古人云:“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益溢于海。”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