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推荐 > 正文

【影评】寒幽月“现实”与“理想” ——《驴得水》评析

2018-10-13 09:53 14

“现实”与“理想”

——《驴得水》评析

寒幽月

做别人指给自己的伟大事业算自己的理想吗?为实现理想违背道德可以被原谅吗?用自己的道德标准能评判别人的理想是否不堪吗?“理想”和欲望能够划上等号吗?看完电影《驴得水》,我一直在思考这几个问题。说实话,除了张艺谋、陈凯歌、徐峥等几位导演的作品,我已经很多年不去看国内其他那些所谓的文艺片了,往往看个开头就能猜到结尾,剧情的雷同和狗血提不起你丝毫看下去的兴趣。

看《驴得水》不是因为网络宣传,只是简单的因为好奇这个名字而已。随着故事不断深入,心完全沉浸在故事的情境之中。简单的几个人,简单的场所布置,简单的人物对白,甚至可以说是简单的情节构思,就那么看似随意的搭配在一块儿,却为我们展现出一个并不简单的世界。这部小投入电影成功地以几个小人物的言行举止极大地嘲讽了社会的一些黑暗,揭露了人性的阴暗面。

以孙校长为首的几个知识分子立志要振兴农村教育,为了改善教育环境,争取更多孩子接受教育,他们用黑驴驴得水化名教师吕得水,骗取教育部的工资。为了应付教育部特派员的巡查,又利用铜匠冒充吕得水骗取美国友人的教育赞助金。后来美国友人要来考察,他们发现特派员才是最大的受益者,而为了圆这个弥天大谎,他们演绎出一系列荒诞不经却直刺人心的闹剧。

理想是什么?孙校长的理想是振兴农村教育,其他几个教员呢?他们只是跟随者而已,孙校长的理想肯定不是他们的理想。而他们最终发现,虽然理想很丰满,其实现实很骨感。

孙校长为了振兴农村教育,想尽一切办法鼓励孩子们接受教育,为此不惜阿谀奉承、瞒天过海,捏造吕得水老师骗取工作经费。为此他惴惴不安,到头来却发现最大的骗子是特派员。为了保住拨给学校的教育扶持资金,他又不得不昧着良心配合特派员隐瞒真相。即使伤害同事,即使向女儿下跪,即使到最后真相暴露受到处罚,他依旧唐吉柯德般憧憬着农村教育振兴的美好前景。

特派员将一些不懂教育只求利益的教育系统官员的丑恶嘴脸阐述得淋漓尽致。他不懂英语却披着英国留学归国的靓丽外衣,他有一句话真实再现了目前教育界存在的一种黑暗荒唐的现象:我说你是吕得水你就是吕得水,我说你是教育专家你就是教育专家。多么堂而皇之的言语,多么振聋发聩的叫嚣。为了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他们巧立了形形色色的各项代缴费用,又用顾全大局的枷锁套住下面的知识分子,“什么他妈的原则,在大局面前连屁都不如”。如果没有孙佳的举发,恐怕这样的蒙蔽会一直合理地存在下去。

裴魁山的理想恐怕是赚许多钱,把张一曼永远压在自己身下。他是个生性吝啬的人,在他的潜意识里,早已把同他睡过觉的张一曼当作了自己的禁脔,他爱张一曼,但那种爱只是在肉欲上疯长的,一旦他发现张一曼和铜匠又睡到一起时,他并没有勇气闯进去制止,而是在屋外呆立着,然后把所有的怨气倾泻到那个给他带来耻辱感的女人身上。他在夏天穿一身貂裘,不止是炫耀,更多的是掩饰自己骨子里的自卑和发自心底的寒意;借着特派员的命令,他用最恶毒的话语去揭开那个可怜女人的伤疤,在女人不敢相信的惊诧目光里,他酣畅淋漓地咒骂着,仿佛高潮了一般。他的理想并没有坍塌,因为那原本就不算是他的理想。

周铁男的理想可能是带着孙佳行走天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杀尽所见的恶人。一开始他仗义执言火爆脾气确实让我颇为欣赏,他活生生地展现了一副江湖好汉的形象。可当那枚跑偏的子弹擦着他脸庞飞过后,他的理想轰然而倒,他像狗一样捧着特派员的皮鞋磕头不止,伪装的强大不羁完败给了暴力。之后他就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目睹军人意欲强暴张一曼,他瑟瑟发抖地蜷缩在炕角,换取了特派员助理一口轻蔑的痰。这口痰他曾经不止一次的给予他人,如今却粘在了他的脸上,一辈子也擦不掉了。为了向特派员邀功,他负责说服孙佳冒充铜匠未婚妻,遭到拒绝后,他大义凛然又气急败坏地说:“人家有枪,我以前不比你横吗?有用吗?跟人家相比,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条狗。原来那样跟他们斗是没用的,我只有先混进去,等以后我有了能力,有了权利,我抓住他们把柄,我再治他,我再报仇,这个是现在的唯一办法。”怯懦者永远都有无数条貌似有理的借口掩饰他们的无助,当妥协屈服披上卧薪尝胆的外衣时,人便会彻彻底底的变成狗,嚷嚷个不停假装无畏的胆小的狗。

铜匠的理想本来应该是赚钱搂着老婆踏实过日子,他原本是个单纯懦弱守旧迷信的人,张一曼的性像一剂蕴含强烈春药的毒,点燃了他的生命。他不想再像从前一样去浑浑噩噩地生活,他要活得像个真正的人一样。他开始改变和老婆的做爱时一成不变的姿势,他开始学习英语,读书,改变自己的认知和谈吐。可改变往往伴随着诸多阻碍,当老婆发起诘难,对张一曼不依不饶时,他冲破多年的恐惧让老婆滚,暂且认为这是一种突破吧。可张一曼随之而来的拒绝却如一把利刃将他所有的勇气割得支离破碎,那句“牲口”彻底淹没了他对张一曼的幻想。膨胀的人性必须得有个发泄口,他选择了羞辱伤害那个他曾以为喜欢的女人。可他毕竟还只是个铜匠而已,只是因为能够满足别人赚取利益的条件而存在的一个角色,“还真想升天”?他注定升不了天,注定依旧得继续和他的野蛮老婆过着那些一成不变的日子。可他比张一曼幸运,他毕竟还可以幻想,毕竟还有一个真爱他的老婆。

貌似放荡的张一曼,她的理想却很干净,也很单纯,她想要活在一个纯净的世界里,唱自己喜欢唱的歌,有一个相爱的人陪在身边快乐地生活。她是一个爱情上颇多坎坷的可怜人,她在城里时必定受到过很多背叛与伤害,无处诉说又饱受鄙夷。在这个一眼看不到希望的地方,她执着地追求着自己渴盼的自由和爱情,为了保护自己,她用放荡不羁的言行举止厚实地包裹自己天真的心灵。裴魁山曾经看破了她的伪装,“你根本不是放荡,你就是太单纯了,所以你什么人都相信。你会这么想自己是因为别人总是中伤你,给你留下了心理暗示,但我相信真实的你不是那样的。”被说中了的张一曼惊慌失措,她知道坏了,而裴魁山接下来那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么随便了,你是在伤害自己”又深深触动了她。因为裴魁山并不是她心中挚爱之人的标准,他太软,这软不是来自生理,而是来自人格。所以她只有用“我真的就是想活得自在点儿,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招你了”这种笨拙的理由拒绝这份不是她想要的感情。而铜匠,算是走入张一曼心里的一个人,他的单纯让张一曼看到曾经的自己,他喜欢她的头发,她就剪下一绺,把这份感情寄存在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尤其当离别时,他唱起家乡的歌谣“大自然是这么美丽,每当这时候我就想念离我远去的你”,这歌曲让张一曼想起自己生命中那些不能割舍的记忆和渴望,她知道像她思念自己情郎一样,从此铜匠也会那样思念她,那一刻,张一曼心里刻下了铜匠的身影。可美好的理想总是如肥皂泡一般易碎,为了打发走铜匠前来闹事的媳妇,在众人的要求下,她选择了拒绝伤害铜匠,没有人想过一向坦诚自己放荡的张一曼,为何一开始面对铜匠媳妇选择拒绝承认,那是出于一种爱,一种对在意的人的保护。背叛会引发不可估量的反弹,铜匠的报复太强烈,往日那些深交好友的保护太淡漠。当裴魁山的辱骂潮水般汹涌,当秀发在孙校长剪刀下一绺一绺滑落,她眼里依旧满是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大家穿着新校服笑逐颜开。而当她从镜中看到短发的自己,一切美丽全不存在了,所有的梦想都毁灭了,变成了镜中狰狞的头发,张一曼疯了,疯在自己不愿意醒来的梦中了。她是个可怜的女人,却比那些外表强悍的男人们更在意他们共同的理想,她又一次选择用孙校长的话暗示自己,做不好校服不出来。最终在她做好所有校服后,在叠得整整齐齐的校服旁,她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结束了那些好难实现的理想。

影片快结束时,我才觉得自己有些明白《驴得水》这个名字的内涵:一切用理想做幌子的欺骗、虚伪、背叛都是可耻的,一切为了实现这种理想耍弄欺骗、虚伪、背叛的人都像铜匠媳妇说的那样:“你们才是牲口”。

孙佳的理想是爱自己喜爱的人,学习更多的知识,接受更多新的思想。面对亲人爱人接连而来的欺骗和不堪,她在无奈选择妥协的同时也选择了抗争。正是有了许多孙佳一样的人,这个世界才有机会由浑浊变得澄清。面对社会的黑暗与不公,我们该怎么选择?面对理想和现实的背离我们该怎样去做?但愿会有更多孙佳一样的人为我们做出选择,就像她回答父亲的那样:“过去的如果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只会越来越糟。”

颠簸的马车上,箱子里五颜六色的弹弹球洒了一地,孙佳奔赴延安寻找大哥。所有虚假的外表鲜亮的自由就像箱子里的弹弹球,真正的自由需要去斗争、去解放!

作者简介

寒幽月:原名马磊,内蒙古包头人,喜欢用文字书写自己的世界,出版诗集《幽月集》,现供职东河区商务局。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