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排行榜 > 正文

【电影评析】《鬼乡》:悲恸历史,来日可期

2019-02-18 03:02 8

《鬼乡》

文/ 网络综合

2016年初春,一部庄严肃穆的《鬼乡》温暖了韩国民众的心,也让世界各国的观众为之动容。在众筹的背后蕴藏着的是韩国民众极具凝聚力的共同体意识。《鬼乡》用缓慢的叙事节奏客观理性地剖析着人性和现实,以花季少女作为载体,用具有艺术渲染力的视听语言,展现沉重的历史话题,为“慰安妇”发声。

历史与现实交汇

《鬼乡》以慰安妇受害者姜日出为原型,讲述了花季少女贞敏被迫沦为“慰安妇”的故事。影片不同于以往电影的平铺直叙,而是运用异时空双线叙事的方法,将现实和回忆两条时间线交叉,通过对幸存者英熙老年经历与昔日过往的混剪,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电影中多次出现的招魂仪式成为连接两个时空的交汇点,推动影片进入高潮。

镜头频繁地在历史与现实中切换,看似杂乱无章,实则给人真实、颠沛流离之感,让观众深刻体会到不论是战乱时代还是和平年代,女性与性之间,在强调男权中心和伦理秩序的东方民族,那种无助与悲凉。背负着历史苦难的女性,基于社会某种“性权利”的话语禁忌往往被边缘化。《鬼乡》表现战争的主题,意在揭示战争的罪恶,强调缄默不语只会让受害者承受更大的内心折磨。越来越多的慰安妇选择站出来控诉侵略者的暴行,因为历史需要铭记,正视历史的伤痛才能防止悲剧的再次发生。

悲情浪漫主义手法

故事通过正敏的死留给生者英熙的心灵震撼,为全片主旨的升华提供了核心线索,而这种创伤的延续,其主要的表现形式为借助一种叫做“鬼乡祭”的带有宗教仪式意味的活动来呈现。在正敏魂魄归回乡里的这些述说话语中, 家园情结成为了她们之间阴阳相隔但又心灵互通的纽带。战争使原本生活于其间的乡梓变成了烽火连绵的空间,作为战争波及的个体,迷失于家园之外的魂灵在亲人无比强烈的期冀中,借助于超越现实的方式实现了回归。在这种悲情浪漫主义手法的衬托之下,生者与死者之间在残酷环境中建立起来的坚实的、相互扶持的感情,得到了最为完整而又深刻的展现。

影片每一次对正敏生前死后情景的映现,均辅以蒙太奇式的时空切换手法进行了烘托。正敏这个人物形象于影片内外已然化身为殖民创伤的一种象征。发生在正敏身上的殖民创伤带有一种野蛮色彩,这种殖民行径甚至连以往那些殖民者惯于使用的冠冕堂皇的教化口号也懒得喊叫,直接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这样的人道全无的日本殖民者男性身体上近乎纯粹生理性的野蛮和疯狂,是这些未经涉世的女孩子们面对身心自由和作为人的最为基本的人身权利的被掠夺与不断侵袭,是那种本能的自然求生的欲念。

符号指向推动叙事

符号推进叙事,承载作者创作意图,反映影片的深刻主旨。在影片中具象化的符号承载着外化人物情感和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

蝴蝶在影片中具有多层次内涵,并在影片结构中起到贯串连结的作用。蝴蝶被人们誉为“会飞的花朵”,象征着幸福与美好,给予人们鼓励,使人心神向往。蝴蝶这一符号语言在影片中作为替代符号,象征着这群命运悲惨的花季少女。少女天真烂漫、单纯幸福,与蝴蝶的美丽灵动契合得恰到好处。蝴蝶如同精灵般灵动飞舞的身影作为意象化符号代表少女们的灵魂,在片尾处表现少女们魂归故里的宏大场面。蝴蝶如同穿越时空的精灵,维系着通灵少女恩静与已故少女贞敏的精神世界,使影片古今时间线衔接顺畅,起到帮助叙事、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

护身符作为影片的重要线索在横轴上贯串影片,在纵轴上穿越古今,其具有的连续性使影片的叙事结构更加连贯稳定。随着护身符的多次出现,不断提醒观众并强化对其意义的理解。从符号意象上来说,母亲送给贞敏的护身符代表母亲对于贞敏的爱怜与牵挂;在慰安所的苦难日子里,护身符成为贞敏克服精神肉体双重摧残的精神支柱;在贞敏将护身符送给英淑时,体现两人的深厚友谊,折射出朝鲜民族强大的民族凝聚力。从叙事结构的角度上来说,当年的黑白护身符与当今的彩色护身符在视觉符号语言上相互呼应,双向衬托出战争带来的苦难与和平年代的美好生活;护身符成为恩静与贞敏灵魂交集的载体,连结古今,推进叙事;护身符作为爱和力量的象征贯串影片始终,首尾呼应使电影结构紧凑完整。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