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排行榜 > 正文

这个神秘美丽的波斯古国,她的电影惊艳了好莱坞!

2018-12-29 00:06 10

伊朗,一个被众人误解颇深的国度,犹如孤岛一般,与世界格格不入。但是每一位来到此地的旅行者,都会为它的美丽而惊叹,在战争和封闭的刻板印象下,波斯古国的人们是如此热情,友善!

每每说起伊朗,大家首先想起的便是各色各样的清真寺,神秘的波斯文化,自我封闭等等,但是伊朗的电影却一直都是戛纳、好莱坞、奥斯卡等各大国际电影节的常客,并且经常能够斩获大奖,这是为什么呢?

在我们固有的印象中,美国的电影科幻特效领先潮流,中国的电影发展处于探索求变时期,印度的电影折射社会……但因受题材狭窄和本土语言的限制,以及缺少可供外销的明星和电影类型,在世界电影格局中伊朗电影一向处于弱势地位而默默无闻。

其实伊朗是一个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积淀的地方,尤其是伊朗电影的发展从未落伍于世界潮流,甚至早在上世纪初已经公映了首部本国影片。

伊朗电影·发展浪潮

伊朗人对电影的热爱始于上个世纪初,1900年大不里士兴建了伊朗第一家公共电影院。

1979年霍梅尼发动伊斯兰革命前后,伊朗新电影曾出现了两次浪潮。第一次浪潮出现在革命前的20世纪70年代,以达鲁什•默赫朱为代表,开拓了伊朗乡土写实电影的先河。同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严肃艺术电影爱好者。

第二次新浪潮则让伊朗电影以严肃艺术、新现实主义和充满诗意的面貌为全世界所熟悉。第二次浪潮发生在伊斯兰革命之后,引领风潮的是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他继承前辈的乡土写实风格,放弃诠释宗教或道德戒律为题旨的“伊斯兰电影”模式,采取一种温和的疏离政治的叙述方法,把镜头对准儿童的纯真世界,透过孩子的形象来折射人类的良心和社会的苦难,并最终将伊朗电影推上国际影坛。与阿巴斯同时的另一位重量级的导演是穆森•马克马巴夫。 

进入20世纪90年代,面对全球化市场的挑战,伊朗的文化政策进一步开放,伊朗电影进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发展期,涌现出一批富于创新锐气的青年导演和女性导演,使伊朗电影在触及现实的深度以及电影美学的多元化探索上向前跨进了一大步。 

和其他很多电影相比,伊朗电影的确简单,甚至简单到了家常的地步,镜头里的画面很像是在再现生活场景,所以也有人评价伊朗电影是“最像记录片的电影”。从镜头语言上来说,伊朗电影更是质朴,常常是一个长镜头下来,完成一段叙事,很多伊朗电影说的都是生活琐事,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更没有大场面,但这并不削减伊朗电影的魅力。

镜头下的真实伊朗

伊朗人喜欢国产电影,电影院里几乎总是座无虚席。但许多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严肃艺术电影却没有在伊朗公映。伊朗也被认为是电影的国度,小说也是一种成长非常迅速的艺术门类。

《我在伊朗长大》是Marjane Satrapi的自传体漫画小说,讲述了作者在伊斯兰革命和伊斯兰共和国形成期间的成长故事,读起来既引人入胜、笑声连连,又令人心酸。

在2007年,《我在伊朗长大》被拍成了非常卖座的电影。在电影中可以看到,一个从小喜欢中国功夫、以李小龙为崇拜对象、青春期喜欢摇滚的女孩,在伊朗是如何被限制个性发展的。从中还可看到,无论哪个时代、无论伊朗或是欧洲,都对女性的发展层层设限。

而最为我们熟悉的《小鞋子》这部伊朗电影更是成为了伊朗电影史上第一次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影片,并在多伦多、香港、伦敦、纽约、等18个国际电影节上荣获11项大奖。《时代》杂志年度十大影片,创美国放映伊朗电影票房记录——100万美元。

影片讲述一对兄妹与一双鞋子的故事,与很多伊朗电影一样清新、质朴,真诚地描摹伊朗人的真实生活,表现了窘迫艰难的平民生活中隐含的人性的善良。

“心友汇”携手华人新媒体思想交流平台“拙见文化”伊朗国家旅游局,邀请知名媒体人杨锦麟老师、伊朗知名学者、艺术家同行走进伊朗!我们一起走访参观自由电影院、伊朗电影博物馆,观看伊朗电影,交流电影文化,从电影中,认识不一样的伊朗

探索伊朗,体验旅行

时间:2019.1.14-1.22

【重磅嘉宾】伊朗学者、艺术家、知名媒体人等大咖同行

【文明穿梭】畅游壮观伊朗三大世界文化遗产,探秘拜火教神庙

【建筑美学】纵贯西方美学建筑与清真寺完美结合的莫克清真寺

【波斯明珠】到访有「世界之半」,以建筑壮丽而闻名于世的伊斯法罕

【文艺漫行】游览绿洲花园「设拉子」,感受中世纪穆斯林的文艺气息

【品味伊朗】参观德黑兰多个博物馆,包括伊朗电影博物馆、珠宝博物馆

【文化碰撞】多场文化交流活动,围绕伊朗电影、音乐、旅行

线路详情请详询您的专属会员经理

致力打造中国最好会员制旅行家俱乐部!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