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排行榜 > 正文

贾樟柯:对于电影评价,不用向作者去求证我说得对不对

2018-10-21 05:34 5

贾樟柯:

我学电影是学的电影理论,电影理论三个方向,一个是理论研究,一个是电影史研究,还有一个电影评论。我们学电影跟评论关系的时候,我们老师说一句话我一直记得,他说写评论千万不要求证于作者,就是说你对这个作品产生了感想,作品给了你什么样的感觉,这个感觉可能跟作者原来的思路是不一样的,或者是作品延伸出来很多的读解,这只是属于这个电影,不属于作者,不用向作者去求证我说得对不对。

作者(导演)只是出发点,拍摄的时候是单向的,但是一个电影是有机生命体,自身包含了丰富的信息,这些信息有一些连导演都搞不明白,所以没有必要问导演,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这就是评论者跟作品的关系,跟导演的关系,反过来导演跟评论者的关系其实是一样。

谈到我自己跟作品的关系,我自己从来不回头看我的电影,因为我觉得拍完了就拍完了,跟我没有特别大的关系。我有很多细节都记忆不清楚,我希望告别它,它是一个独立体。你们评论的是《江湖儿女》或是其他作品,发表的全部读解,对作者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因为我不了解那部电影究竟包含了多少的生命气息。

我最初从理论到实践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有一次韩国举办了一个贾樟柯电影研讨会。很多专家出席,有一个研究者就读了一篇论文,题目叫做《论贾樟柯电影女主角不知所踪》。我才发现确实是,我很多电影里面的主角是突然就不见了,我写的时候没有多想,就是我的一种下意识。我听完他的演讲之后,我也觉得好像我是这么写的。后来,我一直推到我的童年记忆,我小时候,三年级之前有一个很好的女朋友,两小无猜感情特别好,她们家是军人,到三年级的时候她们家就搬走了,那个年代就失联了。

这个点我确实不知道,但这是评论者的智慧,我哪能想这么多?但评论者能够看到,这就很好。但也有很多可能瞎猜或者是完全不一样的,评论是对电影的扩散性的思维,不一定是导演真实的想法。

崔健:

原作者怎么看到新的演唱者对歌曲的诠释,我觉得这是一个搭配。教育很大的意义是传播和推广,自己去寻找使用音乐的方法。教育给人带来选择的机会,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一成不变的,「别人怎么做我也要怎么做」。最初的阶段,教育是给你一个脚印,让你踩着脚印走,将来走到没有脚印可循的时候,再去搞创作。所以我觉得,创作不是教育的唯一目标,怎么样传播一个时代的经典,把华彩的内容记录下来,这也是教育的作用之一。教育是对人的启蒙,让你理解生活、理解未来的过程。

所谓经典,本身就是一种功利的定位。为什么它是经典,是因为需要别人的承认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其实真正的音乐不用是经典,而只要你喜欢它就行了。为什么要别人认为是经典,是因为自己不够自信,或者自己孤独,自己跟别人谈论的音乐共同话题太少了,希望有共同的话题。但这样并不能说这种音乐就是好了,其他音乐就差了,其实是一种非常简单的风格的选择。

甚至有些人害怕一首好歌的流行,又希望歌能流行能赚钱,但就怕别人说这歌变成流行歌了。我内心就有这样的纠结。一首歌很好听很上口,就担心不摇滚了,不坚持了,太好听了。都会有这样的心理波动。我们怎么去写一首好听的歌,让人觉得这首歌有文化价值,又有市场价值。

我觉得市场对艺术品能够准确地消耗一定程度,这真的不是一个音乐家能解释的层面,着急也没用,很多乐评人都误认为能代表大众,但我恰恰认为评论音乐一张口就错了。人们怎么接触到音乐,怎么样被感动,这也是音乐给予市场最公平的竞争平台,你是什么、老百姓怎么感受,一旦成功了之后,你也没话说。只要不说话,只要音乐出现的时候,就是平等的,我只说在创造这个机会的时候要平等。

小白老师:

去年上课的时候一位同学的提问令我印象深刻

她问:影评有没有正确答案。

我说:对于统考这种试题,是有一个不知所以然的“参考答案”,而对于单招中的影评,是没有正确答案的。

她又问:影评需不需要探讨导演的想法。

我说:不需要。因为导演最后也不知道电影能够表达出来什么,可能表达出来的东西跟原先预设的完全不同。

上文中贾樟柯导演说到:写评论千万不要求证于作者,就是说你对这个作品产生了感想,作品给了你什么样的感觉,这个感觉可能跟作者原来的思路是不一样的,或者是作品延伸出来很多的读解,这只是属于这个电影,不属于作者,不用向作者去求证我说得对不对。

因此,单招考试中的影评根据考试要求和条件,是可以自由发挥的。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