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资讯 > 正文

美丽的双生花 ---追忆指环王系列电影

2018-10-24 17:11 2

赶在国庆前动手术取出固定在膝盖中的钢丝,十一期间正好卧床休息,主要任务便是观影和看书。捧一本书,看阳光不偏不倚透过窗纱,温暖光明,恬静自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有的书是新看,有的书是重温,都无所谓,不紧不慢,唯自处尔。电影却不一样,时光有限,不太愿意涉及新品,遂用不那么悠长的时间,一幕幕重看了指环王三部曲和蝙蝠侠三部曲。

在夜语君的挚爱影片中,有四个三部曲是难以忘怀的。另外两个分别是谍影重重三部曲、教父三部曲。谍影重重后来有两部续曲,第四部纯属挂名,不值一看;第五部马特达蒙高龄回归,情怀勘追,神韵已逝,多少有点遗憾。谍影重重的前三部曲,在夜语君看来具有很深的哲学和历史意涵,很多剧情放在西方文明的大背景下,是值得反复品味和咀嚼的。伯恩这个形象,代表了西方人文传统中的另一个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向度,穿插了很多有关人性,有关个体命运的隐喻,之后如有空,真的想好好写写。教父三部曲亦然,有太多可以切入的视角,家庭、责任、勇气、隐忍、谋略等等不一而足,每一个都足够宏大和深邃。很多次,都想静静叙说一二,可又每每临场搁笔。无他,才力不济,恐累名篇而已。郁达夫有一句诗,道是,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累美人。仅以词义而言,这句诗用在此处大体也是恰当的。

蝙蝠侠三部曲是优秀的,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不够伟大。这个三部曲,特别是第二部,其对个体恐惧的阐释、对群体善恶的扬弃、对伦理抉择的设置、对现行秩序的讽刺,都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层次。但从苛刻的角度说,影片的元场景和元问题还是多少存在一些先天不足,一些看似深刻的戏剧冲突,在认真体味时,还是会发现不少刻意的成分。比如,哈维登特的双面蜕变,江心渡船的人性博弈,都有一种隐隐然的故意。这种缺陷,根植于超级英雄电影内在的逻辑底色。这种底色在现实场域中必然会呈现时空史观的二律背反。冲突越剧烈,表达越趋于浅显;情感越浓烈,情节越偏向牵强。这种内在缺陷的解决之道,除了完全跳出母本的窠臼,获得新的相对合理的逻辑自洽之外,大约别无他法。今年被吹上神坛的复联3,也或多或少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尽管这种努力完全属于徒劳。这个系列,对于其较为浅显而深刻的戏剧冲突,不是那么冗长的哲学思辨,夜语君有空时,再好好聊聊。

相较而言,指环王系列是恰恰好的美丽。画面绝美,却不至于铺陈;音乐悠扬,又不失之细腻;情节舒缓,但总体张弛有度。音乐、画面、对白之间的配合也是恰恰好的。阿拉贡在瑞文戴尔的沉默,山姆在星辰堡垒的劝诫,护戒小队在登兰德原野的奔驰,烽火在白色山脉的接力,都是那样的宏大、隽永和细腻。

比于托尔金在原著中精密、恢弘的世界观设定,指环王三部曲以及后续的霍比特人三部曲所呈现的剧情实在是简单粗暴。第二纪元的末期,人类与精灵的最后联盟跨越迷雾山脉,在魔多艰难击败了索隆的黑暗势力,至尊魔戒落入人皇伊熙尔杜之手。之后两年,受到蛊惑的伊熙尔杜被残余的半兽人部队杀死,魔戒沉入深深的金鸢尾河底。时光流转数千年,人皇的故事从传说慢慢变成神话,直到决定整部影片走向的小人物咕噜在某次偶然垂钓中重拾魔戒,再度搅动中土世界的安宁。主人公佛罗多的叔叔比尔博,在其传奇的孤山远征中,不仅收获了友情和尊重,更因意外的奇遇,从咕噜手中获得魔戒,成为第三位持戒人。索隆的黑暗势力在经历数百年的蛰伏之后,开始四处找寻至尊魔戒,以便重新统治世界。与此同时,精灵的魔力开始减退,人类的王朝正在崩塌,矮人的势力分崩离析,光明的力量亟待整合和重生。藏在夏尔的魔戒一时成为决定中土世界命运的关键。正义的代表,灰袍巫师甘道夫再度找到比尔博,希望将魔戒带到瑞文戴尔妥善处置。年过百岁的比尔博厌倦了征途,将魔戒传给纯真无虑的侄儿佛罗多。佛罗多以及阴差阳错走入时代巨浪中的另外三个霍比特人,连同人类、精灵、矮人的代表,组成护戒小队,在甘道夫的带领下,开始了走向末日火山销毁魔戒的旅途。指环王三部曲重点叙述的,就是这段征途的过程。

这其中,影片展示了几场气势恢宏的战役:人类精灵联盟与索隆在末日火山下的最后之战;骠骑王国洛汗在精灵帮助下,与黑化白袍巫师萨鲁曼在圣盔谷的守卫之战;树人利用自然力量摧毁萨鲁曼老巢的艾辛格水淹之战;人类的洛汗、刚铎同盟捍卫都城米那斯提力斯的佩兰诺平原之战;人类最后联军为掩护佛罗多而开展的黑门之战。这里的每一场战役,都堪称迄今为止电影史上的经典,在夜语君为数不多的观影经历中,是无可争议、排名第一的恢弘巨制。

然而,这部影片的美丽,绝不仅仅是场面宏大的战争场面或风光大片。它真正的美丽,隐藏在护戒小分队艰难、平凡的跋涉中。在这次旅途中,这个微小共同体的分化、组合、独行、犹豫、徘徊、怀疑与坚忍,以及由此所揭示的人类(在魔戒世界中,应为灵性种族)个体性格、群体命运的悲剧主题。这些宏大而又细微的主题向度,像双生花一般,纠缠共生,辗转铺陈,锻造了深邃绵长的史诗故事和直指人心的哲学拷问。

其一,诱惑与贪欲。在指环王的世界设定中,索隆所打造的至尊魔戒拥有统御群戒的力量,是至尊权力与无上罪恶的象征。它诱惑每一个心存贪念的人,并对不存贪恋的人施加腐蚀,使之最终沦为奴仆。诱惑与贪欲,是两个客体不同侧面的展示。没有诱惑,贪欲便没有可追逐的目标;没有贪欲,诱惑便缺失可腐蚀的对象。整个指环王三部曲的底色,便是这对关系所铺就的。它所讲述的,其实是一个个灵性种族和个体如何克服内在贪欲,抵制外界诱惑的故事。最初持有人类九戒的人皇,因为贪欲,变成了介乎生死之间的戒灵,丧失灵魂的自由,成为邪恶的走狗。最后之战中传奇的人皇伊熙尔杜,在走入末日火山的最后一刻丧失理智,失去了王者应有的荣耀。咕噜终其一生都被占有魔戒的贪欲折磨,最终也因之失去生命。这种设定是直指人心的,在西方文明几乎所有已知的神话体系中,人类的故事都起源于诱惑与贪欲的合谋。譬如,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故事。人类群体和个体生命,在每一个世代、每一个瞬间,都会面对外在的诱惑和内心的贪欲。名誉、利益、权力、美色,乃至一时的高下,虚幻的面子,抑或没有来由的心理优越,等等诸如此类。所以佛说,众生皆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俱盛。其中,所有的缘起皆因贪念。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用的手段,无非也是针对贪欲而来的诱惑而已。

其二,纯真与恶念。指环王三部曲,最伟大之处,并不在于光明最终战胜了黑暗,或是如同复联3中所设置的曲终人散、灰飞烟灭。而是,善良纯真如佛罗多,在最终也未能抵抗住诱惑,在火山口毫不犹疑的转身,正如当初他义无反顾的前行。世上最大的悲剧,并不是罪恶的胜利,而是美好的毁灭。纯真,是每个个体最初的状态,只有纯粹的需要,没有为恶的故意。影片对不同种族的设定是不一样的,相较于追逐权利的人类(这是托尔金最直白的讽刺)、陶醉于金钱的矮人、生性淡薄高洁的精灵,霍比特人最为纯真。他们不谙世事,无论魏晋,只在乎夏尔平淡如水、流年不易的生活。主人公佛罗多,则更是霍比特人中尤为天真无邪而又勇于担当者。所以他不畏艰辛,勇敢担当起销毁魔戒的重任,毅然决然走向几乎必死的旅途。然而,这趟旅程,最让他绝望的,不是肉体的折磨,而是他慢慢发现了自己内在的恶念。他会怀疑自己的队友,听信他人的谗言,不时灰心丧气,残忍地杀伐,发疯般的迷恋,最终控制不住自己,在最后一厘米处转身。咕噜则是另外一种外在的隐喻,他在旅途中,用自我对话的方式,直观展示了纯真与恶念的双重性格。他为此饱受折磨,受制于贪念,又残存些许纯真,他的徘徊与犹豫、残忍与温存,像极了每一个进入社会,面临抉择的素人。理想主义的良知一直占据着心灵的高位,可现实主义的规则不时涤荡在社会的角落。挣扎与冲突,让人焦虑,逼迫着喘不过气来。大部分人,屈从现实,释放了些许恶念,却留下了永恒的伤痕;有的人,追寻理想,保留了些许纯真,也免不了的长久的失落。这是人类个体复杂性的来源,也是人类群体平淡壮丽史诗故事的内在驱动力量。

其三,记忆与哀伤。记忆和哀伤,在大众看来,从来不是双生的维度。可认真想想,哀伤从来只与记忆相关。人类的爱与恨、喜与乐,从来都只关乎记忆本身,而非记忆的客体。个体只有在关系中才能体味独特的、属于自身的贪、嗔、痴、恨、爱、恶、欲,而造就这种独特性的,唯有记忆的维度。指环王第三部曲的主题是王者归来,看起来应在阿拉贡在白城之巅加冕的那一瞬间结束。可导演却高明地增加了一个四个霍比特人回乡的章节。正是这一个增章,让指环王系列超越了优秀,走入了伟大的殿堂。大战结束,世界归于宁静,四人相顾无语。经历了一段坎坷波澜的旅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和记忆。佛罗多说“你该怎么重拾以往的生活,你该如何继续下去?你内心深处早就知道,你无法回头,有些事情无法弥补,有些伤痛太深沉,无法复原......”在一段记忆中,我们发现自己远不是自己曾经以为的那么纯真、那么勇敢、那么高尚,我们做过很多自己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做的事情,伤害了很多不想伤害的人,留下了很多无法弥补的遗憾,更有了很多很多永远都不能、不想为人所道的事情。这种记忆,毋宁说是一种经历,更是一种莫名的、无法忘却的哀伤。三部曲的终章,佛罗多登上了前往维诺林的帆船,毋宁说他是为了治疗自己在风云顶的剑伤,更不如说是为了离开这个让他发现自己恶念、永别纯真时代的世界,去另一个场域治疗其永难磨灭的心伤。叔本华那厮不是说吗,人生是一场点缀着少许笑料的漫长悲剧。送给佛罗多,这样一个带着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的人,真是太合适不过了。尽管这一点,对于他以及所有观众而言,都太过于残酷。

其四,忠诚与怀疑。看完三部曲的人,大多都对山姆念念不忘。影片将山姆塑造成忠诚的卫士,勇敢的同伴。在夜语君看来,其目的,很大程度在于反衬佛罗多慢慢被腐蚀、被诱惑、被迫发现自身内在恶念的苦痛。人是一种社会动物,需要他者的安慰、理解、支持和认可。导演熟稔了这种内在的人性需求,成功打造了佛罗多、山姆、咕噜,阿拉贡、莱戈拉斯、吉姆利两个三人小组。他把前者作为忠诚与怀疑的映射场,而把后者作为友谊与互助的试金石。因为魔戒诱惑的折磨,佛罗多开始同情咕噜,相信咕噜,并且对忠心耿耿的山姆产生怀疑。背叛不是对忠诚的反动,怀疑却是友谊的杀手。在刚铎旧都星辰堡垒,山姆说,我们听过很多伟大的事迹,充满了黑暗和危险,有时候你不想知道结局,因为怎么可能有快乐的结局?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世界怎么可能回到过去?故事的主角有很多机会放弃,可是他们没有,他们决定继续向前,因为他们相信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美好,是值得奋斗的。山姆是幸运的,他只是陪伴,而没有背负魔戒的诱惑;他又是悲哀的,他见证了至交好友的蜕变、迟疑、怀疑、虚弱乃至最后的沦陷。世界被拯救了,但却不是以一种光明的方式。佛罗多赐予了山姆怀疑,更背叛了自己的初心。魔戒的毁灭,不是因为佛罗多、咕噜这两个前后持戒者的良善,而是他们的贪念。可世界并不知道这一切,黑门外殊死战斗的盟军,高呼着佛罗多的名讳。这一幕,是这部影片最为深刻的隐喻,它象征着忠诚与怀疑、罪恶与正义,在最具史诗意义的时刻最残酷的背离。然而,最可怜的,却不是佛罗多,而是见证那一幕的山姆。被迫知道另一个人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一种比当事人更大的折磨。山姆,注定要带着这种折磨,续写霍比特人的历险故事,用他平凡而又复杂的心境。

其五,英雄与大众。世界上永远有两种心境,局内人和局外人,孤独的英雄和迷茫的大众。甘道夫第一次来到平静的夏尔,大家都道是游方的术士,能带来灿烂的烟花罢了。四个霍比特人离开和回到家乡,路过了同一户扫地的人家,收到了同样无视的眼光。大家并不知道,中土世界因为这几个小矮人和甘道夫的存在,刚刚避免了一场浩劫。这种宁静生活的背后,凝聚了很多人的血与泪,悲伤与勇气。局内人历经艰辛,曾经沧海,局外人却依旧人面桃花,细雨微风。英雄注定孤独,而大众生来善忘。若干年后,当英雄的事迹最终流传开来,其面目也早已不是历史的真实,而是人们希望知道的、停留在想象中的真实。在第二部双塔奇兵的末尾,山姆说,我们的故事也许会被编成故事或者诗歌,人们会讲到佛罗多和魔戒的故事。佛罗多说,你忘了另外一个有名的哈比人,他叫勇敢者山姆。那一刻,山姆凝望远方,心中念念有词。那时,他并不会知道,这个故事的终章,最后是由他来书写的。人类看待所有历史的视角,都不可避免地带有所谓的幸存者偏见。当人们从数千年的时光岸口回望,或许早已忘记,历史其实可能有另外一种或很多种向度。人们的前路,在当时的局内人看来,或许是灿烂的黎明,或许是沉沉的黑暗,茫然无知。英雄们争取了,努力了,却无助的发现,很多努力对结果没有任何确切的把握。这,大约是历史对局内人最深沉的残酷,也是命运对英雄最藐视的讽刺。

这个三部曲,其实还有很多可写的隐喻或是故事。波洛米尔的内疚、法拉米尔的无奈、迪耐瑟的绝望、洛汗国王希奥顿的心安,都是可以值得言说的故事。可是,人只能选择某一种角度,看某一面风景,言说某一段故事。在某一段电影中,想某一段人生,看众生的命运,个体的沉浮。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身的奥德修斯般的征途,可总有些影像或是诗歌,能激起内心的波澜。指环王系列,对夜语君而言,便是这样一部别样的史诗。

是为记,致敬这部带个我思考与愉悦的影片。

注:本文所用图片均来自影片截图,侵删。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