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资讯 > 正文

​以色彩筑英雄——评影片《英雄》色彩运用

2018-10-11 10:41 16

以色彩筑英雄

               ——评影片《英雄》色彩运用

《英雄》2004年在北美上映后,获得了巨大成功,并以5371万美元的票房居华语电影北美票房排行榜的第二名,除《卧虎藏龙》外至今没有电影超越。不难看出,张艺谋导演的很多电影如《满城尽带黄金甲》《十面埋伏》在北美都获得了巨大成功。相比于很多大片在国内一片大好走出国门就遭惨败的境遇,以《英雄》为代表的张艺谋的影片大多数在国外都获得好评,这与张艺谋擅长运用色彩是不无联系的。《英雄》中张艺谋对色彩的运用对于中国传统观的阐释、人物情感的外化、主题思想的表达可谓淋漓尽致。

斯皮尔伯格说:“我不懂中文,但通过色彩,我看懂了《英雄》”。这也是为什么张艺谋能够在国际上获得成功的主要原因,人们对色彩的感知远远强于故事和语言本身。《英雄》中,色彩被分为“黑、红、蓝、绿、白”五个板块,围绕“刺秦”这个中心进行叙事。黑色象征野心、孤独、寂寥,知己难求,是秦王所说的:“十年来,从未有人上殿近寡人百步”;红色象征欲望、猜忌与死亡,是飞雪身后如血色般的红叶;蓝色象征飞雪残剑侠之大者的胸怀,亦是秦王缜密心思的写照;绿色是最初的爱情与最纯粹的愿望,没有剑也没有剑客,只有男人和女人;白色象征纯洁无暇,是天下一统亦是对即将灭亡的六国的悼亡。《英雄》的成功之处,在于完美的用色彩阐释了中华文明,侠之大者的风范隐匿于静谧的蓝色,文人风骨可见于热烈的红色,整部影片颇有禅意。

除了营造意境之外,《英雄》还利用色彩巧妙地传达人物情感,由是影片中虽然对白较少,但通过色彩的运用和变化,人物性格、人物情感以一种最直观的方式呈现在观众眼前。影片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大概是飞雪与如月二人在胡杨林中的打斗的片段了,飞扬的红色衣衫,漫天飘落的黄色树叶,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让人久久难以忘怀。最鲜艳的红与最明亮的黄,碰撞出了最夺人目光的片段,在这样的色彩掩映下,死亡没有任何恐惧与哀伤,反而有了一种“死如秋叶之静美”的美的体验。这一片段中的红色,是被扭曲的欲望,是被爱蒙蔽了的绝望,亦是在爱中被迷惑了心智的写照。在红色这一段落中,残剑飞雪三年无话,由此无名才得以利用这种被扭曲的爱将二人分化,并一一击破。红色对于残剑飞雪二人的写照,不可谓不精辟。两人明明相爱,却在这种爱中迷失,互相猜忌最后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只能选择死亡。

色彩对于影片主题思想的传达更为直观。影片最开始是以黑色为主,黑色是对秦国的写照,也是对秦王形象的写照,黑色使秦王的狂傲、野心与深沉、寂寥以一种视觉感官的冲击直入人心。同时,黑色也使刺客无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形象无比苍凉,无名入宫注定是一去不还,他不能刺秦,因为残剑送给他两个字“天下”。他以刺客之名站在秦王对面,却只是拿剑柄象征性的刺了秦王一下,因为他用性命相求的是“天下”的统一。这一剑,臣必须刺。刺了这一剑,很多人会死而大王会活着,死去的人请大王记住,那最高的境界。影片结尾,厚葬无名,秦统一六国,修长城,以护国护民。

张艺谋素来以色彩的巧妙运用见长,与国内褒贬不一的评价不同的是,《英雄》在国外得到的却几乎是一边倒的好评,甚至在《时代周刊》评选的“2004年全球十佳电影”里荣获第一名。可见抛却我们对张艺谋的固有认知,通过富有特色的色彩,观众看到了中国的传统意境,也看到了所谓的侠义精神,而这些理念的传达不是通过台词说出来的,是张艺谋用色彩“化”出来的。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