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1看电影 > 电影资讯 > 正文

儿女情长,江湖埋葬 ——《江湖儿女》观后感

2018-10-08 21:30 1

(本文作者李潇琳)

儿女情长,江湖埋葬

——《江湖儿女》观后感

电影概述:故事发生在2001年山西大同。女主人公巧巧(赵涛饰)和当地的黑社会头子郭斌(廖凡 饰)是一对恋人,那几年赶上国家改造和移民潮,大家都迁往其他地方。巧巧想和郭斌搬去新疆过稳定的生活;而郭斌一心想留在大同干一番大事业,并且感情上也不专一。一次意外中,郭斌遭人暗算,差点丢掉性命,巧巧为了救他,迫不得已拿出违禁枪支,恐吓对方。因这场打斗,巧巧被判了五年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却发现郭斌出轨,就和他断绝了一切联系。后来巧巧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小贩,两人互相产生好感。但得知巧巧犯过前科后,小贩也放弃了她。后来巧巧又回到家乡自己做起生意,生活变得宽裕。2018年,郭斌再次和巧巧见面,他穷困潦倒,半身瘫痪,来投靠原来的恋人。巧巧接纳了他,给他看病。但故事最后,郭斌在新年的第一天悄悄离开了,只在桌上留下一沓钱。

先整体谈谈我对电影本身的感受。首先,对话简洁有力,有大量时间和空间上的留白。时间上的停顿,感受到了人物内心的汹涌变化;空间上,通过将镜头停留在江河、监狱等,让不同场景顺利过渡,让故事饱满又不显冗长。其次,背景描写细腻,有很强的带入感。劣质音响放出的《男儿当自强》、搪瓷脸盆里的白酒、霓虹灯闪烁下的迪斯科舞,展现了20年代初真实的大同。这种脏乱、昏暗的环境和人们一些极端的、被迫的处事方式,也暗示社会底层人们野草一样的生命力。最后,赵涛和廖凡的演技也人佩服(赵涛因此片入围今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提名)。巧巧和林家燕(郭斌新任女友)对话一个场景让人印象深刻。巧巧出狱后,林家燕试图躲避道德谴责,不着痕迹地问:“你在监狱待了多久了?”“五年。”“人的感情是会变的。”在她问完第一句后,赵涛的眼神就立刻从和善变得警觉而挑衅——她演出了女人的第六感。而廖凡也不愧于影帝的称号。从开始的意气风发,到后来的执迷不悟,再到最后落魄、脆弱又想逞强,廖凡几乎完美地诠释了这一角色一生的心理变化。

故事之外,影片所传达的一些思想也让我感触颇深。其中,我感受到了女权主义气势的涌动,以及导演对人生的一些看法,便借来几分胆子,想从自己浅薄的理解中分析一下。

女权主义的觉醒

脱离男性崇拜,展现“女侠”风采。按照以往黑帮电影的风格,作为家属的女性一般是被边缘化的角色,只有对男性的崇拜和顺从,不参与组织上的决策和其他重大任务。“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说明了女性低下的地位。但在该电影中,女主巧巧在一堆男人中独当一面,展现了敢爱敢恨又讲义气的形象;相反,故事中的很多男人,包括郭斌和后来遇到的小贩,变成了懦弱、自私的代名词。作为一名女性,让我对巧巧这一角色有了强烈的共鸣。

感情上爱憎分明,不容背叛。每一个女孩恋爱时都很天真,对心上人充满幻想和崇拜。巧巧在故事开始,对郭斌的江湖义气深信不疑,即使在两人相处过程中,郭斌一些顽劣的性格已初露端倪,她还是幻想和他相伴一生。这种痴狂的感情在一声枪响中到达了高潮。即使知道会因此坐牢,还是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上来。出狱后再遇那个男人时,郭斌出于背叛的愧疚没有赶她走(那时巧巧父亲去世,无家可归),她还是选择在大雨后安静离开。很多人容易在感情中迷失自我,面目全非。与此相比,我更佩服那个从过去走出来的这个姑娘,身无分文也能重新上路。

万千品质中,独立的人格最有魅力。可能是自小由父亲带大的缘故,巧巧生存能力很强,在电影中多处都有显现。比如,摩的司机要和她发生关系时,她巧妙地引开司机,并偷走他的摩托,扬长而去;在没有盘缠,走投无路之时,在大酒店谎称是某个小三的大姐,狠狠地向一个富商敲诈了一笔;18年之后,身穿高跟鞋、皮衣的形象更增添了一分成熟和霸气,和当时郭斌坐在轮椅上颓废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独立的女人更相信天道酬勤,不会从“爱情”里希冀“面包”,活的踏实又有底气。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人生在世,劫难在所难免。有的是人为造就的羁绊,如片中男女主人公曾经爱情的承诺;有的是命中注定的安排,如巧巧经历坐牢、男友出轨后的穷途末路……其实电影往往会把我们生活中未曾注意的细节和感触放大,夸张成荒诞的故事。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无论人性多么复杂,守住善恶之根本,不忘江湖道义,不迷失于金钱和权利,结局似乎就不会太差。那些贪恋于世之物,在不忘初心的前行中,自然得到消解,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

尘埃落定,返璞归真。最让我感动的是,影片的最后,郭斌脸上终于少了深陷在欲望中的狰狞,调皮地给巧巧发了一张做鬼脸的自拍,像个天真的孩子。每个人在人生的大小劫难之后,内心多少会受到伤害。它想一颗种子一样在心里暗自生长,让柔和平静的灵魂变得扭曲脆弱。若在历经所有风雨后,能回到孩童的世界,人生也算圆满。贾樟柯把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定为”Ash Is the Purist White”

(火山灰是最纯净的白色)。这是电影开头中巧巧对郭斌说的话,看似无意,已预见了结局。我想,这也是影片想要传达的一种境界吧。

二人最终还是走向分别,让人唏嘘的同时又增添几分无奈。“春风桃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所有熟悉、亲切的面孔终将消失在时间的滚滚江河中,留下草草几笔旧事,几缕白发和又一年的钟声。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91看电影